贴库网tieku.jhcb.net

都市新传说·猫咪夜话

作者:骑鲸揽月 前往来源 【活跃98天 / 跨度276天】 2018-11-15 14:52~2019-08-19 00:05 阅读:10656444 回复:25953 楼主:637 字数:约410千字 TXT打包下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骑鲸揽月 时间:2018-11-15 14:52
    镇楼图




    人打赏 4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骑鲸揽月 时间:2018-11-15 14:53
    第一夜 榕树街

    1

    夜浓稠的像是熬焦的汤药,把月亮和星星都糊住了,风也被困在里面出不来。

    很适合杀人,或者,自杀。

    我打开自家窗户,从25楼张开双臂跳了下去。

    两分钟后,一身血的我打开门走了进来,走进浴室拿着花洒胡乱冲完后,后脑上深深的伤口已经恢复如初。

    他妈的。

    我拿出日记本,咬牙切齿的写下今天的战果。

    “2018年11月13日。自杀次数:第43次。方式:跳楼。结果:失败。”

    该怎么办呢?我看了看日记本。割腕、吃安眠药、自焚、烧炭、开煤气、摸电门、喝百草枯……甚至把脑袋放进大型搅拌机里的办法我都试过了。

    统统无效。

    统统他妈的无效。

    事情,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那时候我还是个36K金的纯傻逼。 | | 1楼 | | | |
    作者:骑鲸揽月 时间:2018-11-15 14:54
    2

    “我的命好苦啊!”坐在我对面的女人已经干嚎了两分钟了,而我只对她厚得超出常人的香肠嘴感到好奇。那嘴唇上还抹了厚厚的斩男色口红。

    这个香肠嘴好像《东成西就》里的欧阳锋。想到这里,电影的台词从我嘴里脱口而出。

    “小二,来份香肠!”

    “你不是在吃嘛!”

    “我不能打包啊?”

    我一人分饰两角,自得其乐。

    “什么?”香肠嘴女人暂时停止了哭嚎,脸上现出疑惑的神色,并且左右望了望。

    我留意到她是在找最快的出口。看来是我神经质的样子把她给吓到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赶紧道歉。“您知道的,我是写小说和剧本的,每天都得想梗想情节,压力很大,最近一直在吃药,有点分不清现实和幻想了……”

    “哦。”她戒备的身子稍微松弛了些,继续开始啜泣。这眼泪说来就来的功夫我倒是很羡慕。

    “当初我是学校的校花,追我的人能从教室排到校门口。”为了验证自己的说法,她笨拙的扭了扭自己的腰。“我也不知道哪根筋错了,看上了他。刚结婚还挺好的,结果……”

    “他出轨了,还被你捉奸在床,对不对?”我端起面前已经丧失了余温的茶,呷了口。 | | 2楼 | | | |
    作者:骑鲸揽月 时间:2018-11-15 14:54
    开贴了。对怪谈类故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哦。 | | 3楼 | | | |
    作者:骑鲸揽月 时间:2018-11-15 14:56
    女人点点头,表情像是吃到了屎。“还是在我新买的床单上!那是我最喜欢的hellokity床单!你知道这件事对我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吗!我完全无法直视hellokity了!一看到她的嘴就想到他那根恶心的东西!”

    我顺着她的叙述想了下,想象没有嘴的kity猫叼着香肠的样子,身上一阵恶寒。

    “不过,仅凭这些情节,还是没法赢得在我这儿免费畅饮的机会哦。”我点点我头顶的牌子。

    【都市新传说】

    “我只对最新奇、最有趣、最让人头皮发麻的故事感兴趣。如果你能打动我,就能获得在茶舍终身畅饮的机会!PS:霸道总裁爱上我,霸道支书承包鱼塘的故事,出门右走不送。”

    我曾经是个小有名气的作者,但罹患了对作者来说不啻于癌症的病——灵感枯竭症。去年一年,我写出了一堆狗屎。后来我放弃了自己编故事的打算,把自己从一个创造者变为记录者。

    正好响应了上头大力弘扬现实主义文学的号召。

    为此,我拿积蓄开了这家茶舍,只为收集有趣的故事。

    清朝有个老头子也这么干过。我本来以为能比他干的好,现实狠狠扇了我一巴掌。现在人们的想象力和体验生活的能力都萎缩退化到了节肢动物的程度。 | | 4楼 | | | |
    作者:骑鲸揽月 时间:2018-11-15 14:56
    来我这儿倾诉的,不是失恋的少女,就是感情受挫的欧巴桑,或者纯粹是厌世又琐碎的八婆。

    半年下来,我的记录簿并没有增加任何新鲜的素材。这让我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怀疑。

    “没那么简单!”女人斩钉截铁的说,“我的故事绝对是独一无二、惨绝人寰的!”

    在你之前,有135个人这么说了。我心里暗想,但没说出口。

    “你都不知道那小婊子有多嚣张!”坐在吧台后的女人顺手拿起吧台上最贵的那壶茶,咕嘟咕嘟给自己灌了好几口,然后抹了抹嘴。“她,她竟然在我上班的时候直接跑到我公司找我!还小声告诉我她怀了我那野男人的种!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很气愤?”

    我点点头。“是挺bitch的。”

    看到我顺着她的思路往下走,女人明显的加快了语气。“作为正常人,听到我话我能不生气?我一生气,就朝她踹了一脚。我发誓没有踹多大力气,结果那婊子竟然就倒下了,身下还流了一摊血。”

    “送到医院,医生说她小产了!那贱人!我敢发誓,那血是猪血!我小时候家里就是养猪的,一闻就闻出来了!那家小医院也是她指定要去的,医生肯定跟她是熟人!看他们挤眉弄眼的样子我就知道!”

    “为了这事儿,我被公司开除了。那狗男人假惺惺的说替我摆平,让我免于坐牢,但前提是我净身出户。老娘当然不干了!”

    “然后你的初恋回来了?你惊奇的发现他从当初的屌丝变成了钻石王老五,并且你在他心里还是白莲花?你俩联手上演了复仇大戏?”我实在忍不住,脱口而出。

    “你……”女人的脸抽搐了下,“细节还是有点差别的。” | | 5楼 | | | |
    作者:骑鲸揽月 时间:2018-11-15 14:58
    “这种桥段的书现在在小说网站只值千字10块钱。你可以去投稿。每个月赚个低保稿费还是不成问题的。对了,女配可以再恶毒点,这样你后期打脸的时候读者会更爽。加油哦。”我专心致志的看着茶杯里的水,仿佛能在水里看出花儿。

    “呸!”女人恶狠狠的在我的茶杯里吐了口浓痰,将清亮的茶汤弄的浑浊不堪。浓痰搅出的第一道涟漪碰到茶杯壁后反弹回来,和新的涟漪撞在一起,像是混乱不堪的心电图。

    茶水重新平静后,里面映出一个帅哥的脸。当然,不是我。我还没有自恋到那种程度。

    虽然我也很帅。不过此刻我面前坐着的那个男人,已经不能用“很帅”来形容了。

    怎么说呢?嗯,就比刘昊然帅1000个易烊千玺吧。帅得惊天动地。 | | 6楼 | | | |
    作者:骑鲸揽月 时间:2018-11-15 15:00
    帅的惊天动地的男人优雅的端起刚才那杯被吐了浓痰的茶。

    “不干净。”我忍不住劝他。白瞎了这么好看的皮囊,原来是个傻子。

    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那杯大红袍在他手里荡了荡,变成了鲜血颜色的红酒。

    “我的故事,应该可以在你这儿喝一辈子的免费茶水。”他笑了笑,表情十分温暖。 | | 7楼 | | | |
    作者:骑鲸揽月 时间:2018-11-15 15:01
    3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即使是吃了大剂量的氯硝西泮的前提下。

    今天白天在茶舍那个男人给我说的每个字,我都不信。不过我还是给了他终身免费喝茶的机会。

    我觉得他是我的同行,过来砸场子的。不过,暂时压抑住嫉妒心来说,他妈的真是个天才。他讲述的故事,脑洞离奇有趣到让我恨不得能钻到地缝里。现在的我,就是个脑袋空空的loser。

    左右睡不着,我打开灯,抚摸着他送给我的一只签。他说和我一见如故,作为朋友,喝了我的茶,得给我点东西。

    竹签很沉,上面蚯蚓似的歪歪扭扭写了三个字。“求不得。”字迹血红,闻着还有点腥味。

    从他面前的竹筒里抽出这根签的时候,我就心情不好。“求不得”是佛教所说的人生七苦之一,而且算是最大的苦了。简单来说,就是你想要的什么都得不到。

    “哎呀呀!”他吐了吐舌头。不得不说,长得好看的人做什么都对。他这么一卖萌,让我的怒气都消解了大半。不过他随即说的话,让我心里的火苗子又腾腾的往上冒。

    “你运气真不错。这个签已经很久,很久没人抽到了。”他特意在“很久”处加重了语气。兴许是我的脸色不善,他加了句解释。“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说这话的时候,夕阳恰好斜斜的映照在他身后,把他的身体镶嵌了一道金边,而他的整个面孔在我面前显得模糊不清。“好好享受我送给你的礼物吧。我们会再见的。” | | 8楼 | | | |
    作者:骑鲸揽月 时间:2018-11-15 15:37
    我有点厌烦这种在我面前神神叨叨的人了,抬起手想招呼旁边的服务生来赶走这个砸场子的同行,忽然觉得脑袋一阵眩晕。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全黑,茶舍里开了灯。

    而我面前的男人,就这么凭空在我面前消失了。

    我猛地站起来,旁边响起茶杯碎裂的声音。我循声望去,看到我雇的那个清秀的服务员小红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我是个不折不扣的颜控,不然也不会让这笨手笨脚的小孩来我这儿。

    “刚喊你,跑哪儿去了?坐我对面那人呢?”看着他笨笨的样子我就想发火。

    “老板,那人,已经走了三个小时了……”他字斟句酌,“您……举着手也举了三个小时了。我刚才怎么喊你都没反应,还准备把我农村的舅舅喊来给您叫魂呢……”

    听了他的话,我忽然觉得右胳膊又酸又痛,无力的垂了下来,砸在茶桌上,溅起一桌茶水。

    墙壁的挂钟清楚的显示现在是晚上9点钟,而我记得我和那人聊天的时候,夕阳还没落完。

    我失魂落魄的从茶舍走了出去,今天发生的事让我脑袋成了一团浆糊。就在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走到哪儿的时候,忽然一个坚硬的东西抵住了我的腰部,同时从我身后传来句,“打劫”。 | | 10楼 | | | |
    作者:骑鲸揽月 时间:2018-11-15 15:38
    “能选择打劫我,你也是够蠢的。”这种小蟊贼在我看来,就是跳梁小丑。上次打劫我那个,最后吓得屁滚尿流……

    “你看我全身上下的衣服,加起来有超过100块钱吗?我给你说,你蹲在下个路口,那儿程序员比较多,不过他们不会带现金,你让他们给你手机转账……”

    “操你姥姥的。”

    我正好心劝他怎么多赚点,忽然觉得腰部传来剧烈的疼痛。刀子进出我肉体的冰凉触感让我浑身打了个机灵。随着他匕首的连续抽插,我感觉我的生命力也随着腰部的伤口快速流失。

    这个劫匪,看起来有躁狂症啊……妈的,社会上的疯子越来越多了。

    我忽然发现自己对于死亡这件事完全没有恐惧感,可能是之前想的太多了吧。甚至在30岁这个号称男人黄金期的年龄,我已经早早立好了遗嘱。无数个失眠的夜里,我也曾经想过怎么体面的离开这个世界。

    和穷凶极恶的歹徒搏斗一番后被杀死在深秋的街头。

    嗯,也算有点排面,甚至有些凄美,总比老死在病榻上好。

    这是我倒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 | 11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