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库网tieku.jhcb.net

王老二88 连载小说 我的这十年

作者:王老二88 前往来源 【活跃71天 / 跨度97天】 2019-05-08 14:50~2019-08-13 15:21 阅读:21886 回复:4203 楼主:224 字数:约167千字 TXT打包下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王老二88 时间:2019-05-08 14:50
    小说名:我的这十年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月光如水水如天,
    风景依稀似往年。
    ???????只是情深无诉处,
    ???????孤身独影再无眠。
    以一首七绝开篇并不是要写诗写词,没有那么大的才华也没有那么深的修为,只是想表达一下要写下后边这些文字的这份心情,思念再思念,惆怅再惆怅。这些日子,总是想写些东西,不停的写,我不知道,停不住的倒底是手里的笔还是心中的记忆。手中的笔或就一叶漂泊在夜色当中的小舟,它承载着的却是或许会压负我后半生的一份思今,会追随我后半生的一个梦景。在写这篇文字有时候,有时会落泪,会情不自已。深夜里,写一半,筹措一半,然后再失眠一半。这些记忆有些已经模糊有些依然清晰,但只要想起来都是那么深切那么心痛又那么让我留恋。
    十年,时间不长却也不短,这十年让我从一个二十多岁的风华少年,变成了一个满经沧桑的男人,这十年有好多事好多人值的我留恋和回忆,有好的人也有不好的人,有好的事也有不好的事,但都要感谢这些人这些事,是他们让我成长,帮我长大。这十年有欢乐也有痛苦,有生死离别也有幸喜相逢,这十年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并将陪伴我的一生。或许我的这十年也是您的某个十年的缩影,如果能引起您的一份回忆,一份共鸣就是我最大的欣慰了。谢谢你们。
    2019年的一个上午,蒙总组织开了会,正式下达了指令,任命我作为硬件研发部经理之外再担起生产部经理的责任,温江除了硬件部的工作之外再担起测试部经理的责任。这件事本来宋康喜已经跟我和温江沟通过,我们俩都有思想准备。另外这件事,在上上周周六老蒙带老柳和我吃饭的时候也谈到了,他问我有什么困难。我当时没说只是说担心李东升有想法。老蒙说没事,李东升太肉,开会好多次要建立生产体系,都建立不成来。前些年生产规模小这种弊端还体现的不太明显,随着生产任务的加重,现在生产与销售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如果还象李东升这样,太不利于公司的发展。
    其实,对李东升的工作来说,一句话,做的很多,却不得要领。平时确实很忙,总是转过来转过去,但总是条理不清。每次老柳要发货的机子的时候在生产环节都很仓促。好多需要测试的程序都不能完全走完就得发货。这样就会有一些测不到的地方,反应在客户那就会出现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反馈到公司,一件两件没事,可是越来越多的客户反馈就不正常了,加上公司正在发展阶段,关乎公司的声誉问题。所以老蒙跟老柳的意见很大。同时,我想这件事也应该是老柳促成老蒙下定决心做这件事的。李东升毕竟是跟随老蒙七八年的手下了,有些事情放在李东升头上老蒙是一百二十个放心。再者李东升本性柔弱,对老蒙是忠心耿耿,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总得来说老蒙还是不忍的。但是老柳不成,老柳职务是销售总监,客户的报怨总会第一时间反馈到他的面前,这些略显低级的错误不时的出现已经让老柳挺上火。所以老柳是力挺撤换一下李东升现在的职务。让李东升专注做售后这一块。
    我也担心生产这一块,以前生产的问题很突出,开会的时候李东升就是众地放矢。但毕竟人家是老蒙的得意弟子,跟随了老蒙这么多年。别人怎么说也很难动摇其在老蒙心中的地位和感情。可是换了我呢?如果由我来做这块是不是能比李东升做的好,能好多少?这一下子我也说不好。有些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子,别人做的时候你总觉的他做的不好,有这样那样不对的地方,有这样那样的报怨。可是换你来做就能做好吗?就能很完美吗?这也不一定。因为不是你做你就没有局限,你的思想海马天空可以想当然让他做好。可是只有你身居其职了你才能真正的体会到坐在这个位置的难度。比如原来李东升,公司开过很多次会几个部门经理都提出来要把公司做每种机型都要有合理库存的,以备紧急销售任务。但是李东升就是保证不了库存,有时候有的机型竟是零库存。有人下了单子公司竟没有一台完整的这种机型的机子。放谁不恼火?这也不怪老柳有竟见。但公司明眼人都知道,这也不完全是李东升的错,因为除了李东升手下的人少,安排缺乏合理以外,最主要的是公司身兼数职的姚洁,姚总管这边不好协调。姚洁也是老蒙原来的人,现在总管好几个职位,人力,财务,采购。生产与采购这两个部门是联系最密切的。那李东升这边要做库存就必须要物料的采购,但总会在姚洁这儿卡住,如果李东升不一直追的话有时会一直卡住的。姚洁也有她的道理和难处,首先公司还是发展当中,一花钱她就心疼。她这个公司财务最清梦公司的钱是怎么象流水一样往外花的。她心疼。再者,从她心里不畏惧李东升,甚至还有些轻视李东升,所以李东升的话她怎么能听?每次李东升必须在老蒙在场的时候提出来的物料,姚洁那边才能满足。
    这样李东升的工作效率怎么会高?那么现在这个问题放在我的面前我怎么解决?我能跟姚洁硬碰硬吗?要知道姚洁也是跟随老蒙多年的人。人家是跟随老蒙一块创立公司的人。说到创立公司这一块了,咱顺便提一下。刚才打下这些字的时候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好象是多大的一个公司一样,其实在09年,公司人数也就20多个人。是个很小的公司,只是我不会写,只会一件事一件事的直白的说,大家有小公司这个概念就行。这个公司刚开始创立的时候就几个人,分别是老蒙,宋康元,李东升,姚洁,小潘(现已离职)这几个人一块创立的。好象钱是老蒙投的几百万吧,其余的人技术入股。那这样的话人家李东升跟姚洁还算平起平坐的老革命家。那我呢?虽然来公司的时间也不短了,但我的资格在老蒙心里跟他们几个那差距肯定不是一点半点的。我能处理好这层关系吗?
    别的问题可能在自身能力上,可是姚洁这一块怎么处理,真是有点难度。虽然现在看起来跟姚洁之间的关系还算可以,但到了花钱的时候姚洁又心疼了,也不说不办也不说办就拖也不是个办法。说实话,我也有点发愁。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会想这家伙这篇文字是要写工作日记了吧,是要写一个工司的发展史了吧,您别误会,在我的这十年里是我的生活和工作和情感的记录,虽然枯燥但并不局限于工作,只是开头,介绍一下背景,请您给我足够的耐心先定下这一段枯燥的文章之初的我的背景介绍。
    老蒙去洗手间,饭桌上就我跟老柳两个人,老柳打着官呛:“你的担子挺重啊,硬件的工作不能放下,还得给咱们管好生产,让生产流程顺爽起来。把咱们的产品质量提高一个档次。”我赶忙说:“柳总放心,既然这个活交到我手里我就会全力做好他。毕竟公司的利益就是我们每个人的利益嘛。”“是啊,有这个认识就是好事,有什么困难就向公司提,该招人就招人,该要资源就要资源,咱们蒙总说了生产这边的工作他还是要给足够支持的。”柳总又说。他这个人总爱打官腔,听你的话好象我们的公司当时是多大的公司一样,我心里有些鄙视。我说:“是啊,你跟蒙总对我们都是大力的支持,我们很感谢啊。”不管感不感谢先说说挺好,但谁知道以后他会不会象骂李东升那样骂我啊。心里一直在敲鼓。
    不过听到老柳说到支持这个事了我就又说:“刘总,你也知道,李东升现在的流程不太顺畅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是吧。也是有原因的。”“是啊,原因有多种,但结果我们只要一种,那么如果结果不是我们要的结果那不管原因有多少,就是不成功就是失败。是吧?有困难你要提出来,公司想办法解决,你不提谁知道你要什么?是不?李东升总说有人不配合,那你提啊,你又不提,那责任只能是你的了。就这么个事,阿峰啊,不要有思想负担,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看来他也看出来我有话要说。我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了,因为我知道,如果我跟老蒙提姚洁这件事不合适,毕竟姚洁也是公司的创立人,又跟老蒙走的特别近。我还真摸不清他俩的关系,在他耳边给姚洁提意见可能不太合适。
    可是老柳不同,老柳的股份是真金白银拿出来的,只要是有损公司利益的事他一定会反对。那我就通过老柳把我这个顾虑传达给老蒙也好。我就说:“刘总,您也看到了,芦总那边对物料采购这一块一直把关挺严的,我就想啊,如果我生产这边有任务了,要紧急调物料,怕跟芦总那边会有些不协调,你知道,有时候任务,你跟蒙总又不会老在公司。你看生产与采购之间的协调工作是不是您给定个调调。”老柳也是明白人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说:“没事,一会我跟蒙总说说这事。呵,你还懂曲线运动啊。”“这不跟您学的吗,呵呵,是你这教的好。”我赶紧着拍马屁。
    等蒙总回来,老柳说对蒙总说了:“阿峰提了个很现实的问题,在生产过程中,跟采购的协调问题。”老蒙早知道这里边的情况就说了:“这阿峰放心,该要什么物料,直接发单子,下来我告诉姚洁,只按着执行就行了,不问为什么。”呵呵,有这句话就行了,我心里才有了底。
    另外在今天的会上,老蒙跟老柳产生了分岐,老蒙的意思是老柳在出货的时候要留出多些时间给我们公司,可老柳说有时候这个时间不是咱能做主的,客户恨不得付了首付马上就要货。这是两难的问题,刚才我也说了,我们公司现在就20多个人,确实也不能备太多的库存,这个资金压力太大,可是库存少了有时候就跟不上销售,这需要一个平衡点,这也是生产这块的一个难点。因为他俩站的立场点不同,老蒙主要是考虑资金流转问题,老柳主要是考虑客户满意度问题,理由都很足,后来好象都有些急,老柳的脸都红了。其实这一段时间我感觉老柳好象在插手技术上的事情,技术总监本来是宋康元的职,技术上的事应该是宋康元忙活的事。可是有时候老柳由于要货急等原因就直接安排生产和研发这方面的事情了。我觉的他有些过界,不知道宋康元有想法没。也可能跟老蒙聊过或老蒙也感觉到,认为不妥才有今天的事?我搞的不太懂。最后我碰了碰宋康元赶紧打圆场把话题引开了。
    然后,其余的人各回岗位,留下股东留下来听取蒙总通报了个跟另一家合作的事,意思是可能跟另一个公司合作,另一个公司入股我们公司。因为这个公司在好几个省有不错的市场,但技术方面不行,这样如果能合作的话我们的技术,他们的市场合作。这样做倒是有些意思。那对方要入股就得先评诂我公司的市值,蒙总意思现在按600万做这个市值,看大伙什么意思。确实是600W,就是一个小公司,只是大多数人员都是在这个行业做过几年的老人,所以技术上还做的过的去。老蒙问大家对这个事有什么意见。大伙就七嘴八舌的讨论了一气,主要是讨论的这个公司的背景和市场方面的优势和不足。最后定下来由老柳和老蒙负责这件事,其实本来就是他俩搞的这件事。呵呵,再说他俩是最大的两股,这事也只能由他俩来搞才为合适。
    这个事后,我想起了小姨子和一个亲戚,都是年轻人,对今后的工作也没个规划。现在看来测试那边应该会招人,我这边硬件和生产这边都应该招人补充资源。那是不是把我小姨子放入测试部再把那个亲戚放在生产部?我是这样想的,本来想下午探探测试那边的口风看他是不是要招人,又一想还是过两天再问吧,免的他起疑公司这边一有招人的意思我就安插亲属进来,这样不好。又一想如果把小姨子招进来也不太好,首先就是在公司的一切都会反映到老婆那儿去。对我个人连一点私人空间都没了。这不是我想要的,这些还得再想想再做决定。
    老婆的公司离我这儿不远,在我原来的单位,要说我这人缘还不错,那是个做税务软件的公司,效益不错,就快上市了。我出来后又把老婆安排进去了。老婆部门的经理与我关系不错。所以说这人啊,多个朋友多条路,这话是一点都不错。友谊这东西真是越多越好。由于老婆现在在他手下干活,就更有理由时不时的腐败一下了,时不时的约他出来能撸撸串什么的,老婆也没理由反对我老在外边鬼混了。
    老蒙宣布任命刚过一天,就看到李东升有了行动,好象要把以前的不足补救下来一样,在积极的准备库存,莫非想要老蒙收回对我的任命?而我由于等宋康元的部门接口规划,再者手底下确实没有人接我现在手头上的工作,所以一时也没有时间来接手。不过也好,让他再整理一下,我接手的时候还能轻松一些。想来老蒙不会这么出尔就反尔吧。就算李东升这几天干的不错,但哪能就几天就补回已前遗留下来的好多问题?再者,接管生产这一块我也想过,在心中有了些计划,把重点也也做了记录免的到时候又想不起来,所以说记录这东东是必须要做的,再好的脑子也不会把所有的东东都能记下来,而用笔写下来就不同了,随时翻阅就成。
    就按我心中现在的计划,只要我备好人手,用不了多久就能拿出一套能上台面的东西来,比如流程,比如备货记录,比如组装清单。要说生产这时候少的东西太多了。而我现在管理的硬件部门这一块,当下手里尽管活也不少但都是一些收尾和优化工作,我突击几天就能有个阶段些的相比空闲时间,那时候我就得好好整理一下关于生产的事情了。
    QQ上那个一很熟悉的图象又在摇摆,说起来是老相识了,认识好有几年了,她在QQ中调侃我:“我有点想你了”。对于网上Q上的这句话的理解要看是在什么前提下说的,如果两个经常在网上调侃,平时在网上呆的时间又长,时常说一些比较亲呢的话,那这句话就只限于网上的调侃。当然,这句话也是一个从网上到网下的一个经常的转折点。但我们情况不同,由于我们已经从网上过渡到了网下,又从网下过流到了床上。平时又都常忙,很少在QQ上说话都,这样她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比较明显了。都是熟人咱也不用客套,别整那没用的东西在这儿。我直接回复说:“亲,那约一下呗,俺也着实的想你了。”她说:“明天?”我说:“行,想住哪儿?上次那行吗?”她说:“听你的,那明天电联吧。”“好啊,明天好好伺候你”我又发了个鬼脸就完了这次对话。
    有的同志要说了,哪有这么简单?其实是真的就这么简单,但这种简单的前提是以前是熟人,如果没有上过床的网友想约一下当然会颇费周折的。如果时间充许而您又想看下去的话,我会把这几年的一些与网友的经历拿出来与大伙共勉的。
    那今天既然说到这儿了,就先介绍一下那个十年中陪我走过的一个网友吧,就叫她紫颜吧,因为她长的好又身为一不错的公司的行政主管完全配的上这个很优雅的名字。与紫颜的初始交往要追忆到三年前。
    应该是09年的夏天,那时候我的QQ网名叫混沌的老男人,呵这个名字够土吧。但就是这个非常非常老土的网名,就促使我以后发生了一起又一起的网上故事。咱先看看这个够土的名字,混沌这个词的在百度上的意思是:混沌也写作浑沌,中国古人想象中天地未开辟以前宇宙模糊一团的状态,后用以形容模糊隐约的样子;也形容人幼稚糊涂。后面的老男人不用解释了,就是老男人的意思。那有人要问就你这个破名字能加上网友,我说能。要我说在网上如果想吸引人就别起太漂亮,靓丽的名字。你起的太靓丽太衰锅了,人人都会觉的你很假很自恋很没品味还很自大,有人愿意接近你们?就算有也是报了很大的期望傎的,这就有个问题,如果你真的是又帅又靓又是高富帅这样的人也行,但是咱也就一平民老百姓,走在大街如草入莽原一样的人。对方抱着绝高的期望值与咱的实际值是个巨大的反差。一见面就会让对方有个巨大的失望,还怎么往回挽?所以这样的网名是咱们平民百性万万不可取的。
    那混沌的老男人这个名字任谁一看都有自我贬低的成分在里边,再就可能会觉有些迷茫的感觉。其码叫这个名字的人应该是个比较老实可靠的人,是不是有这种感觉呢?还有叫这个名字也许会给人一种平和而又些愁绪的感觉。您说有没有一点道理?
    是我加的他的好友,她的网名就不提了,我们还叫她紫颜吧。我以这个名字加的人不论是谁都会问我有多老,我就会说我很老了,年龄故然老,但心更老,已经沦海桑田了。具体的说法可能不同但就这个意思,给人一种淡淡的郁愁和落漠的感觉。这种感觉怎么形容?我也说不太清楚反正是让人感觉你这个人是个比较容易接近而心里肯定有故事的人。说白了就是黄老邪的那种网络情缘的那种感觉。在东北风云二十年这部小说里的黄老邪的网名叫忧郁的萨克斯,黄老邪就是凭着这样一个略带郁伤的网名驰骋网络空间,笑傲网络江湖十余载的。当然,我没有人家黄老邪的思绪水准也没有孔二狗老师的文字功底,只是自己想了这么个有点闷骚的名字:混沌的老男人。对就是闷骚这两个字把我的网名跟黄老邪的网名淋历尽致的表达了出来。就是这个词。这两个网名就其具体体涵义都是闷骚两个字吧。当然,在我起网的时候还没拜读过孔二狗老师的这本大作,要不我也会起个名字叫忧郁的二胡什么。
    比较郁闷的是,我们的聊天记录由于无数次的重装电脑系统已经丢失的差不多了。只能是凭着零星的记忆,慢慢追述。 人打赏 169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